新闻动态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【效果显著】塑迷减肥怎么样,全面分析塑迷减脂套盒的效果

来源: 2020/5/6 11:25:26      点击:
塑迷减脂套盒,加微信thin2010,优惠活动中……



老罗感觉今年势头不顺。
  从今年一月分开始,一晃四个月过去了,这种感觉愈发强烈。老罗怀疑自己可能是单身久了,压力过大而产生的错觉,一哂而过。
  直到今天老罗被人资经理叫到办公室小坐。
  人资经理温柔地为老罗分析了他的形象:“罗哥,我最欣赏像您这种高大、威猛、健壮的男人。平时在您身边,就有一种特踏实、特安全的感觉……”
  老罗老脸一红,好久没年轻妹子夸自己了。最近一次年轻妹子夸自己,还是在五年以前……
  那是个炎热的夏天夜晚。一个老罗喜欢光着膀子只穿大裤衩子溜达的夜晚。
  老罗刚从后街撸完串,拜别了几位酒肉好友,往家走着。突然一阵尿意袭来。于是老罗就张望四周,发现一处没有路灯的拐角。老罗就摇摇晃晃过去,脱下裤衩,对着拐角的黑暗,来了一通喷射。
  老罗正闭眼享受这份舒爽,结果听到黑暗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然后传出一声愤怒的对老罗母亲的控诉声。
  老罗大惊,睁开眼,看到黑暗中蹿出来个略微湿润的小青年。青年仔细看了看老罗这很社会的打扮,竟有种无语凝噎的意境,然后就跑了。
  老罗不解。
  更不解的是,为何黑暗中又出来一个略微湿润且衣衫不整的妹子?
  老罗赶紧侧过身,处理完收尾工作提上了裤衩。
  “不好意思啊小妹妹,打扰你和对象谈情说爱了。”
  哪知妹子“哇”的一声,捂脸大哭起来。
  老罗自知理亏,赶紧胡乱解释:“妹子,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你们在这啊,要不你把衣服脱下来,我拿回家帮你洗洗?”
  妹子继续哭着。
  老罗又安慰道:“要不你到我家洗洗澡,我家里就我自己,没事……”
  妹子捂着脸蹲下,哭的更大声了。
  好像老罗是个流氓。
  老罗开始心虚了,怕不是这事不能善了了吧?但是自己一个老爷们,既然闯祸了,就不能不负责任的走开。于是陪着妹子站了大约半小时,妹子蹲着哭了大约半小时。
  妹子可能哭累了,开始抽泣起来;然后发觉腿有点麻,就站起身来。忽然发现身边站一个约一米九的粗壮大汉,抽泣的勇气也瞬间没了。
  老罗看小姑娘用手捂了半个小时的脸,发现是个学生,就用自认为很和善温柔的声音问:“妹子,消气了没?说吧,想让哥哥怎么赔偿你?”
  妹子看了看老罗说:“谢谢大哥,刚才幸亏大哥过来救了我。”
  老罗一听,满脸疑惑。
  “难道你和你对象中毒了?我给你俩呲醒了?”
  妹子说:“那人是个坏人,把我拖这,捂着我嘴,想要非礼我……”
  老罗心头一舒。
  “哦,这样啊,我帮你报警吧,哥生平最恨这种人渣!”
  “大哥,你帮我打个电话给我男朋友吧。我今晚上来找我男朋友的……”
  老罗于是把电话递给妹子,让妹子自己打给她男朋友。妹子结果电话打通后,向男朋友哭诉了今晚的遭遇。
  五分钟后,她男朋友打车过来接她。
  结果是个女生。老罗很奇怪。
  妹子吱吱唔唔解释那个是她同学,今晚她去同学家过夜。
  临走前,妹子和她同学对老罗一顿感谢。
  “哎,我一介粗人,不必太过言谢。顺势而为!哈哈哈哈哈!”
  老罗有点不好意思了,但妹子的同学是个爽快人。
  “大哥,刚才小晴还怕你是坏人呢,让我假称她男朋友。我看大哥虽然相貌粗犷了点,但确实是个好人呀!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!”
  ……
  老罗微笑着从过往的回忆中渐渐苏醒。
  “罗哥,所以说像您这种纯爷们,就应该去咱公司的安保部,除了那里,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哪个岗位能充分发挥您的神勇天资!”
  老罗彻底醒了:“什么?是调我去安保部干保安?”
  “对呀!”
  “那我要是拒绝呢?”
  “那您就可是违反公司规定了,不服从公司领导安排……”
  “看来我只能辞职了?”老罗想起了前两天财务部同事,就因为不服从领导对他调到女厕清洁卫生部的安排,被连续以各种理由罚了超过半年的薪水,最后无奈辞职了。
  老罗自诩不是聪明人但是俊杰,当然要主动点辞职了。
  人资经理不愧是领导常夸有眼力界的人,主动帮老罗办理了各种辞职手续。
  然后老罗就在半小时后抱着自己的私人物品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  老罗思考了半天:“我是不是辜负了领导的厚望啊?唉……”
  晚上,老罗无聊,出门溜达。因为老罗居住的城市是滨海小城,所以老罗晚上经常去海边溜达。吹吹海风,看看情侣们打情骂俏,欣赏一下夜晚海边的灯光阑珊,品味一下……嗯……其实老罗就是喜欢海边夜市的烧烤和小吃。
  老罗边吃着刚买的炸甩,边走在沙滩上四顾观赏着海景。
  “哎,全是水啊,水里应该有鱼。有鱼么?有鱼的话怎么我从来没抓到过?”
  “哎呦!你这么大坨,想踩死我啊!”
  老罗低头一看,自己的下前方跪着一个人。然后赶紧后退一步,饶过脚下的人的手掌。
  “对不起,兄弟!刚才没看见!”
  “对不起就完了?老夫就靠这双手混饭吃哩!你踩坏了,岂不是断我活路?”
  老罗定睛一看,眼前是个比自己岁数小的青年啊,虽然长得有点小帅,但是竟然敢自称“老夫”?
  可能他姓老名夫吧。
  “老兄弟,是做什么工作的?竟然对手有如此苛刻的要求?”
  青年扑了扑自己的黑色七分裤,理了理自己黑色短袖衬衫的领子,缓缓道:“老夫自幼拜师天罡正道,习得一身阴阳五行八卦之术。近日,家师遣吾下山历练,造福四方百姓……对了,你别叫我老兄弟。”
  老罗问道:“那我该如何称呼您呢?道长?真人?天师?”
  “不必太过拘于礼数,叫爸爸就行。哎呦……”
  老罗把青年按在沙滩上摩擦10秒后……
  “爸爸,我叫孟子枫!哎呦……”
  十分钟后,两人坐在沙滩上。